调查:73.0%受访者称年轻人“好好吃饭”成了问题

编者按:“一个人也要好好吃饭”,当喜欢独自外出就餐的人越来越多,逐渐形成市场动向,一些眼光独到的餐厅经营者已经开始行动。

如今,随着城市生活服务设施越来越完善,许多年轻人尤其单身青年会选择外出吃饭,但他们中不少人感慨,一人就餐略感“凄凉”,总能遇到各种尴尬:前台服务员高喊“一位里面请”;一人时常被拼桌、让位;滋味如何没人一起分享,只能沉默就餐……

  一个人也要好好吃饭!《中国统计年鉴2017》显示,中国单身人口总数已达到2.4亿,当“一个人吃火锅”时常称为社交平台的讨论话题,餐饮企业怎会错过如此巨大的“单身商机”?从日本吹来的“一人食”餐厅之风正在国内悄然兴起,越来越多的餐饮企业开始为独食者做出一些改变。

本文首发于筷玩思维,经亿欧编辑,供业内人士参考。

日前,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91名18周岁至35周岁青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7.6%的受访青年表示一个人去餐馆吃饭会感到尴尬。一个人吃饭时,速战速决情况最普遍。73.0%的受访青年认为青年群体尤其单身青年,“好好吃饭”成了问题。71.5%的受访青年认为商家有必要设置单人就餐的空间

  “空巢青年”带动“独乐”消费

种种迹象表明,单身人士愿意为提升自己在餐饮、娱乐方面体验而付出更多关注度和金钱。

受访青年中,单身的占24.8%,有恋人仍未婚的占21.0%,已婚的占53.2%,其他婚姻状况的占1.0%。男性占50.4%,女性占49.6%。

  进入2019年,“空巢青年”在5800万这个基础上不断扩增,尤其是离开父母漂泊在外的年轻人,一个人住一个人吃,“孤独指数”作为社交网络的热门话题,其中“一个人吃火锅”经常引起网友的热烈讨论及共鸣。庞大的单身人口的数据之上,他们还拥有可支配收入和消费意愿,单身的“胶囊公寓”、K歌的“单间”唱吧……“空巢青年”的消费能力比想象中要强大很多,一种全新的“独乐”消费形式正在兴起。

比如,在今年大火的方便火锅,这个产品毫无预兆的火爆,正是千万单身党们在宣言:谁说想吃火锅起码得两个人去下馆子?我就是愿意一个人吃火锅,谁能让我吃得开心,我就为谁买单带谁起飞……

67.6%受访青年一个人去餐馆吃饭会感到尴尬

  一个人吃饭,吃的不是寂寞。如今,“单身狗”已经从贬义词转成了洒脱的自我调侃,在很多年轻的90后中,“独自享受”已经渐成潮流。

除此之外,自助式迷你KTV包房、一人健身、单身公寓、多功能小家电、独自旅行服务等新业态也在年轻人中迅速流行开来。而“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任何一个时代都是民以食为天,在这场逐渐蔓延开的“单身经济”浪潮下,餐饮业应该是最先察觉到的一个行业。

河北省某高校大二学生张玲玲表示,自己去吃饭一定要有人陪。“每次都要和室友一起吃饭,如果她们有事我宁可饿着等,也不会自己一个人去吃饭”。

  数据显示,2018年,“一人食”类食品销售额同比增幅超过60%,热销食品代表有自热锅、自热钵钵鸡、自热麻辣烫、自热螺蛳粉、速食汤等,购买主力为26—35岁的人群。

“一个人也要好好吃饭!”,需求已经变得愈发强烈,“叫外卖”虽然已经成为都市忙碌人士的生活方式之一,但很大程度上还只是满足了低级的果腹需求,更好的体验仍需要出门去餐厅吃饭,顾客即使是一个人也能被照顾好,这正在成为对市场敏感度很高的商家在做的事。

在北京某国企工作的单身员工张雅表示,没有朋友陪的时候,自己只能一个人出门吃饭,“坐下来向服务员咨询菜品,他们会先问一句‘几个人吃’,感觉点少了不好意思。吃饭时越吃越没趣,我都会速战速决”。

  《每日经济新闻》官方微博曾经做过一项调查:你更喜欢一个人吃饭还是和朋友一起。答案几乎是一边倒:超过2.3万人选择了“一个人,想吃什么点什么”。只有不到5000人选择与朋友一起吃饭。

“一人食”的需求有多大?

在上海工作的80后李杰,由于经常出差,早已习惯了一个人吃饭。“我都会找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坐下,这样没人打扰,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一人食”从服务发展到空间

据筷玩思维了解,根据民政部的数据,中国内地的“未婚”人口到2015年底已达到2亿,并且正面临第四次单身潮。有媒体甚至做了加减法,得出中国内地单身成年人的数量已经相当于俄罗斯和英国全部人口的总和这个“可怕”的结果。

调查显示,一个人去餐馆吃饭,67.6%的受访青年会感到尴尬。女性受访青年感觉尴尬的比例。

  在日本,“一人食”的餐厅并不少见。例如一兰拉面,点菜都见不到营业员,直接在自助点餐机上选想吃的拉面。座位与座位之间也会有隔断,创造出相对安静、安全的一人位。再如“一人食”的回转寿司店,每个座位有单独的热水出口,并且为每个客人提供单独的餐具盒、调料、茶包、废纸篓,东莞,座位下方也会有放置物品的空间。

数量庞大、年轻、能够自由消费的单身大军,通常拥有更多和日益增长的可支配收入,并且倾向于关注自我,把钱花在自己身上,这成了近期市场中相关企业获利的潜在前景。

一个人出门吃饭时,48.5%的受访青年会速战速决,37.1%的受访青年会直接寻找最不显眼的角落入座,36.0%的受访青年觉得菜点多点少都不合适,30.2%的受访青年最讨厌服务员高喊“一位,里面请”,12.9%的受访青年觉得食欲会有所减退。

  在国内,也有一些餐厅较早就推出了“一人食”服务。呷哺呷哺的单人套餐,解决了一个人吃火锅的问题,食客可以就座于开放式的吧台,意在营造类似酒吧内的社交氛围。以服务著称的海底捞,会在一个人来吃火锅的顾客对面摆上一只玩具熊“陪吃”。

而单身人群在一二线城市的比例要更高一些,这些城市同时也是餐饮业、娱乐业最为集中和发达的地方。

“平时找不到朋友一起吃饭,我就算点外卖也不愿意自己出门。如果是看电影、逛街、去医院,我更不愿意自己去了。”张玲玲说,她通常会提前很久约同伴一起出行,如果对方临时不能赴约,即便不舍她也会放弃行程。

  不过,今年兴起的“一人食”餐厅更加突出了不被打扰的环境。此前,日本一家餐厅推出的“完全一人席”设置被很多网友“羡慕”上热搜,一个人吃饭非但不孤独,反而“安全感爆棚”“不用觉得尴尬”“开心死”。通过隔间、单间的设计,给单身食客带来安全感,避免一个人在众目睽睽下狼吞虎咽的尴尬情形。

在中国人的传统中,出门下馆子是一种社交行为,一定是有其他人一起参与的,家人、朋友、同事,餐馆里向来都是呼朋唤友的热闹场面。

目前在北京工作的程禾单身有一段时间了,虽然时常不得不一个人做许多事情,但她觉得像唱歌、去游乐园这些活动,许多人一起才有意思。

  精致的小隔间内,摆放一碗一筷一碟一勺,这是时下在国内兴起的“一人食”餐厅最常见的布局。武汉一家主打“一人食”的餐厅是一家日式风格的火锅店,将餐厅设置为“岛区”“隐区”“寻区”“无界”四个区域。其中,“独食”区域主要位于“寻区”,共有12个座位,每个座位前安装有卷帘,服务员上菜时直接掀开卷帘送进去。进门、入座、点餐,只需稍等片刻,心仪的美食便被送到眼前,放下卷帘就是一个属于自己的私密美食空间。

所以,一个人就餐的客人,往往有些尴尬。

李杰坦言,随着年龄逐渐增大,像他这样还没成家的人,一个人做的事情会越来越多,“我经常一个人去医院看感冒发烧这种小病。其他娱乐活动,就算是自己去也觉得很轻松、随意”。

  小众市场还需品牌支撑

可如果一个人也愿意出门吃饭的,往往是对吃饭这件事要求比较高的人,并不想因为一个人生活而将就。所以他们不但在乎口味,也在乎体验,吃饭本就是个比较私密的事情,一个人吃饭更是如此。

调查显示,逛商场是受访青年最不愿意一个人去做的、去KTV唱歌,其他依次是:旅行或户外活动、去游乐场等。

  据统计,专卖寿司、面食、煲仔饭等单品类店铺里,常常会吸引更多的单身食客,不过选择简餐多数以吃饱吃好为目标,堂食、拼桌的环境对客流并无影响。但对于“一人食”为噱头的餐厅来说,食客是奔着营造放松、自在的吃饭环境而去,经营者就需要花更多心思了。成都、西安、北京、武汉……“一人食”餐厅不断开张,但几乎所有店铺都以火锅为主,只是在火锅种类上略有不同,例如日式火锅、海鲜火锅等。今年以来,也不断有小型餐厅被曝出生意日渐冷清,面临生存压力的困境。

然而单身一族在餐厅吃饭大多感觉被歧视:一个人不能占一个桌子,经常要求和别人拼桌,被迫和陌生人共享一个吃饭空间—对于单身食客来说进餐空间应该更加私密才对。

在这些比较介意一个人做的事情上,94.2%的受访青年会因没有同伴而放弃计划,仅5.8%的受访青年不会因此改变计划。

  业内人士分析称,真正的“一人食”餐厅成本相对更高,还是要综合考虑地段租金、菜品结构以及人员成本。同时,从消费端来说,“一人食”满足了消费者个性化的情感需求。随着新生代人口红利叠加,这一类的小众餐厅应该在未来会有一定数量的粉丝。但目前来看非常小众,可能还需要背后有较为强大的品牌支撑。

不过,能够一个人吃饭不尴尬、环境还不错的,大多数是品牌连锁快餐厅,一到饭点人满为患;而小馆子则往往空间窄小,环境堪忧;稍微像样一些的店,都是成双结对的客人为多,一个人去显得很“凄凉”,遇到节假日甚至可谓“凄惨”。

73.0%受访青年认为青年群体“好好吃饭”成了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